地下通道或天桥上经常能见到一些残疾人士,他们不厌其烦地向行人讲述自己不幸的经历,以此博取同情,乞讨为生。好心人的善意让这一切仿佛理所当然,更鲜少有人会去想——残疾人能为社会、为家庭、为自己做些什么。林泉锋是一名普通却又特立独行的残疾人。说他普通,是因为他出生在福建省龙岩市连城县林坊镇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没有雄厚的背景和优渥的生活条件,甚至没有接受良好教育的机会。说他特立独行,是因为他没有像那些人一样将“残疾”作为资本,他凭借自己十多年来不懈的奋斗,从零做起,如今已成为整个林坊镇快递网点的负责人。

  小身材承载大意志

  初见林泉锋时,他刚从县城拉货回来。1986年出生的他,光看外形,几乎不像个成年人。当被问及残疾情况,他也毫不避讳,称是小儿麻痹造成双腿萎缩,自幼便无法正常行走,由残联认定为二级肢体残疾。

  林泉锋初中毕业后就离开了校园,2012年是他在外打工的第3个年头,因为腿脚不便,难以独自生活,他不得不返回家乡。回乡后的他依然不愿意闲在家,做起了水果零售,每天骑着电动三轮车在县城和乡镇之间来回穿梭、叫卖,平均一天能挣下20~80元不等的血汗钱。日复一日,在他奋斗不止的过程中有不少人试图向他伸出援手,他却从没有想过依赖他人的帮助去生存、生活,他始终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最终,还不到桌子高的林泉锋顶着许多人质疑的目光,靠自己仅有的健全双手,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能行。

  辛勤汗水打开幸福之门

  2012年5月,林泉锋开始接触快递业。当时,林坊镇还没设立快递网点,所有快件都要远赴连城县城取或寄。为了方便邻里,林泉锋在卖水果之余,自愿替大家代取、代寄快件。渐渐地,除邮政、顺丰外,四通一达等各快递品牌都主动让他带件。眼光独到的他,第二个月就干脆放弃了水果零售业务,把林坊镇和附近工业园的快递收派业务都承包下来专职经营。在他的努力下,林坊镇快递网点从最初每天只有一两件的业务量,到现在不仅能养活自己,还聘请了1位全职员工。

  林泉锋是土生土长的林坊镇人,和当地大部分人都熟悉,乡亲们对他的工作都很宽容,他也一直在尽己所能地为客户提供优质服务,六年来从未被投诉,有些邻居甚至会主动帮助他搬运一些较重、较大的快件,对此他深表感恩。

  快递员的工作原本就辛苦,365天除了过年的那十来天,基本上全年无休、早出晚归、日晒雨淋,连身强体健的普通人都很难坚持。每天早晨8点,林泉锋就要开始揽件、整理包装出口快件,11点左右骑着三轮摩托车到县城,将进口件从各品牌的县级分拨中心拉回来,通常中午1点以后才能回家吃上饭。吃完饭,他还要继续完成早晨没做好的整理包装工作,2点多再跑一趟县城,将出口快件送到各品牌的县级分拨中心,同时将另外一批到件运回镇上,大约下午3点开始派件。据不确切统计,林泉锋平均每天要奔波40km以上,派件200件左右,光派件就要持续5-6个小时。在林泉锋看来却并不觉得辛苦,且从没有想过放弃。他说,能凭自己的本事让家人生活得更好,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幸福。

  力量有限 爱心无穷

  除了自力更生,林泉锋还用业余时间去帮助其他需要帮助的群体。2011年3月,林泉锋第一次参加残友游古田活动,义工俱乐部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给他留下了美好印象。2012年,福建义工俱乐部连城分会成立后,林泉锋率先报名,成为连城分会首批7名义工志愿者之一。义工俱乐部通常在周末组织活动,可林泉锋的职业没有双休日,他就挑件少的日子,利用宝贵的休息时间去参加志愿活动,每个月都要去上一两次。

  林泉锋不仅积极参与,而且思维活跃、敢于担当,为俱乐部做出了不少贡献。有一年中秋,俱乐部组织义工到连城县特校送月饼,原定带队的队友因事无法参加,林泉锋自告奋勇,并且认真负责地完成了那次义工活动;每当活动物资运力不足时,他也总是当仁不让,用自己的电动三轮车帮忙完成运输任务。在义工俱乐部,林泉锋从未凭借残疾人的身份享受任何优待,他始终坚持用义工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和常人一样奉献爱心,受到其他义工们的尊重和认可,被推选为连城分会助残队队长,还被评为2012年度优秀义工。笔者注意到,他拿在手上喝水的杯子正是义工俱乐部为优秀义工们制作的纪念品,上面还印着他的照片。

  如今,林泉锋作为林坊镇的义工联络员,每年还要负责组织其他义工们一起前往慰问贫困户,把生活物资交到贫困户手上。林泉锋说,以前快件不多,只要有时间都会去做义工,一年下来能做30来次,随着行业越快发展,业务量越来越大,很难挤出更多时间,这两年只能确保一年至少去一次。事业成为他做义工的阻碍,却挡不住那颗始终坚持乐于奉献的爱心,现在的林泉锋把更多精力放在去做日常生活中琐碎的好事上,比如,有时在收派件的路上遇见老人家腿脚不便时,哪怕时间再紧迫,等待他派送的快件再多,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停下来,主动把老人送到目的地。

  交谈过程中,有人正好来店铺取件,林泉锋拄着他那根单薄的拐杖,摇摇晃晃地走到货架旁,熟稔地取下一件快件递给来人,并礼貌地请她在收件人签收栏签名,矮小的他仰头看着自己的顾客,那张与身材不符、略显老成的面孔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