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圆通快递网点,从老板到员工,清一色全是女人。从2009年到今天,这支快递娘子军经历了八个天猫“双11”。她们能扛得起重物,扛过风雨、高温。

  清晨7点半,四川眉山市青神县城弥漫着氤氲雾气,民主街132-136号万象小区门口的商铺前,停着一辆4.5米厢式货车,“唰”的一声响,卷闸门被人拉了起来。很快,店里陆续走进十多位女子,有人麻利地打开厢式货车的门,其他人从车里取出一个个快递包裹,扫描、分类、摆放……

  这是一个圆通快递网点,特殊之处在于,从老板到员工,清一色全是女人,准确说,是12位妈妈和4位姑娘。从2009年到今天,这支快递娘子军经历了八个天猫“双11”。九年来,员工从2人增加到16人,她们能扛得起十几公斤的快件,她们能扛得起重物,扛过风雨、高温,提起她们,客户直竖大拇指。“双11”即将来临,这支16人的女子快递队,为节庆时分的川西小县城增添了一抹亮色。

  陈玉,是这家快递网点的老板,一下班就换上高跟鞋的她,看上去更像一个服装店女老板。2009年10月,28岁的陈玉租下民主街132号的一间店面房,和另一个姑娘接手青神圆通网点开始创业——她在店里做文员,负责接收快递和售后,小姐妹则负责送快递。

  青神县共有7个镇,陈玉的快递点服务范围主要在青城镇,方圆不过5公里。起初,陈玉和小姐妹每天只有20多单派送件,收件也不多,出去跑一圈,不到一小时就能干完一天的活。好在没过多久,一个新名词的诞生,让陈玉看到了未来。

  2009年,淘宝商城第一个“双11”上线,随后的几年里,互联网商业在中国蓬勃发展,哪怕远在川西的青神,小镇居民们也开始慢慢习惯从网上购买各种物品,而腊肠、腊肉和青神桔子这些当地特产,也开始通过淘宝向外销售。

  “最开始,我们需要借用另一家快递公司的厢式货车,一起把每天的快件送到眉山中转站。”陈玉说,到了2010年,网点日单量翻了十倍,到了2014年更是迎来爆发性增长,当年双十一,日单量猛增到七八百件,逼得陈玉临时添置了几辆送货三轮车应急,也是在这一年,陈玉买了自己的厢式货车。

  经过8年发展,2个人变成了16个人,1间店铺变成了3间店铺,日单量从20多单变成了1300多单,青神圆通已逐渐成为全镇快递业务最繁忙的网点。陈玉颇有些骄傲,就在去年,政府还特地奖励了她两辆电动三轮车。

  随着送件区域逐年扩大,陈玉把青城镇划分5个区域,16个人各司其职,大小件派送、上门收件、售后服务、对账和各类杂活,均有专人负责,可不管是开厢式货车的司机,还是派送大件的快递员,清一色全是女人。

  陈玉说,当初这是不得已的选择,因为女快递员的成本比男快递员低一些。2009年前后一名男快递员的月工资要2600元,而女员工只需要2000元。陈玉起初也招过男员工,可是男员工离职率高不说,服务态度也不如女员工,加上做事粗心屡屡招致客户投诉,陈玉在开业1年后就打定主意,以后只招女员工。

  女性从事体力活,总会吃点亏,不过陈玉却觉得,这不是特别大的问题,“这里寄腊肉腊肠比较多,有时候一个快递就有50公斤重,一个人抬不动,我们就两个人抬。”

  女快递员的优势同样明显。就像2年前入职的江平艳,平时负责送大货重货。每天早晨的排货是个技术活,要把一百多件快递按照派送路线一一摆好,不但考验快递员对路线的熟悉程度,也非常考验记性,如果线路安排合理,送快递的过程就不用走弯路,也不用走回头路。而江平艳只需排一次货,就能在送货时准确的记住哪个门牌号码有快递,哪个小区的货更多。

  虽然快递点的女生个子都不高,也不壮,但是做事往往比男生更积极。江平艳平时送完自己的大件,总会帮附近还没送完小件的同事送货。陈玉说,女快递员的跳槽率很低,比较稳定。“我这里很多都是做了三四年的老员工,只要适应了快递员的生活节奏,基本上都能长期做。”陈玉说。江平艳说,因为是女人,很多顾客会客气很多。而女人在包装快递方面更加仔细,这也成为青神圆通的一个特色,因此回头客也变得更多了。

  当然,快递娘子军们也有委屈的时候,也遇到过难缠的客人。“我记得很清楚,5年前,有个快递从青神送到武汉,是一份文件,当时说是2天送到,但是快递在转运中心被耽搁,没有准时送达。”陈玉回忆说,结果那个客人就带着一群社会上的小青年杀到店里来,非要赔偿损失。

  那一次,陈玉赔偿了3000元,对方才罢手。客人走后,陈玉躲到厕所里大哭了一场,觉得特别委屈和难受,“当时我店里一个月的盈利也就7500多元的样子,3000元相当于近半个月的盈利,甚至比员工的工资都高。”

  在成为快递员之前,江平艳已经做了七八年的家庭妇女。孩子出生后,她就没再工作过,一直在家带孩子。也是因为孩子,江平艳来到了青神工作。江平艳的老家在乐山市与青神交界处的一个小乡村,骑电动车10几分钟就能到。为了孩子将来能在县城里读书,江平艳的老公辞去了家乡的工作,两口子咬咬牙,在青神县买了套房子。据说建筑商因为资金问题急于出售,130平方的房子只卖了不到28万。即便如此便宜,还是让这对年轻的夫妇“用光了所有积蓄,欠了一屁股债”。

  来到青神后,她原本已经联系好去一家工厂打工。像这个镇上大多数女人一样,去工厂做女工,是只有初中学历的江平艳比较容易找到的工作。但是在工厂打工的工作时间是三班倒的,还要面临随时可能的加班。这就意味着,绝大多数时间,她无法带孩子。即便母亲从乐山赶来帮手,她依然认为,隔代教育不如自己亲自带的好。

  于是,她找到了家附近的圆通快递,成为了一名快递员。

  为了孩子,这也是大多数女人选择做快递员的原因,除了四名售后客服姑娘,快递点的12个女员工都已结婚生子。早上7:50上班,晚上6点下班,除非碰上双十一和年末需要加班,大多数时间,上下班时间非常固定。

  文玉花也不例外,她比江平艳来的更早,青神圆通成立一年后,她就来了。来圆通之前,她在一家皮鞋厂工作,每天早上6点出门了,晚上12点才能回家。当时,文玉花的儿子刚刚5岁半,早上她出门的时候,儿子在睡觉,晚上回家时,儿子早就睡了,“我就见不到他醒着的时候。”来圆通后,她每天7点送儿子上学,晚上下班后,也有时间陪儿子做作业。

  从老板到员工,大家都是女人,大部分是妈妈,相互之间的共同语言太多,这让整个快递点看上去更像一个大家庭。

  但凡碰上家长会的日子,总会有好多孩子在各种快递包裹中间玩耍,平时下课的时候,谁家的娃儿太小,都是由年纪大的娃儿一起带回快递点来。

  除此之外,每天中午12:30,发货区的空间就会架起2张圆桌,有时10来个菜,有时一大盆大杂烩,荤素搭配,每天都不一样。“一般早上我们就能把快递都送完,中午大家都集体吃个午餐,不仅仅是增加大家的凝聚力,有时候,我们也会顺便在午餐的时候开个总结会。”陈玉说。

  甚至早最开始的几年,员工的年终奖发的都不是钱。“因为有员工说,年终奖发了也舍不得用,自己想买首饰却舍不得。所以我就干脆把年终奖换成了金首饰,像是耳钉啊、项链啊、手链啊,每年换一种。”陈玉说,至今自己和员工还保存着当年一起买的金首饰,一模一样的款式,更有纪念意义。

  2017年,是陈玉的快递网点经历的第九个双11,这又是一场硬仗。“就拿去年来说,平时快递单量也就六七百件,但是‘双11’那天一下子增加到了1300多件。”陈玉说,为了完成这些成倍增长的快递件,不少员工都自发的凌晨4点多就到网点,开始扫描、分类、摆放,做好准备工作,即便这样,每天还是要忙到八九点才能下班。

  网点一个三四年的老员工,平时被大伙儿亲切地称作老表嫂。2016年“双11”期间,老表嫂的媳妇要生孩子,可是因为快递多,老表嫂坚持干完所有的活儿,才匆匆跑去医院看了孙女。在去年“双11”后,老表嫂就辞职回家带孙女了,可是2017年“双11”,为了应对包裹量增加,陈玉还特地去找了老表嫂,“我想要熟练工帮手,就试着找她,没想到她二话不说,就答应回来帮我突击2个月。”这让陈玉感动不已。

  “双11”前的一个星期,陈玉特地挑了周末,和所有员工上山吃了野味,也顺便开了一次“双11”的动员大会。“‘双11’很辛苦,我得提前慰劳大家。”陈玉说,最近几周,她每天让一位员工休假,保证‘双11’期间大家能正常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