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邮政社会监督>邮政纵横

  近日,由宣城市委督查室、市农委、市商务局、宣城局组成3个调研组深入市域宣州区、郎溪、泾县、旌德、宁国5个县市(区)了解电子商务进农村情况,我局工作人员分别参与了2个调研组的调研,调研区域为宣州、郎溪、泾县、旌德。调研组采取听取汇报、座谈、现场查看等方式开展调研,主要查看县市(区)两中心(县级电子商务公共服务中心、农村电子商务物流配送中心)、乡镇及村级电商服务网点建设运营情况,了解各乡镇快递下乡推进情况和快递电商对接服务产业发展与各个村村邮乐购建设运营情况,并对各快递营业网点就寄递渠道安全管理工作、实名收寄制度执行情况、快递电商乡村全覆盖、快递电商融合对接产业发展工作提出了指导意见和具体要求。

  目前全市7个县市区均已设立物流配送中心,除宁国、泾县外已设立5处公共服务中心,除旌德的2个乡镇外,乡镇已全部设立镇级电商服务网点,村级电商服务网点覆盖率也在不断提升,达90%以上。县级物流配送中心多依托于邮政公司的转运中心,乡镇、村级电商网点也多依托于邮政公司的村邮乐购站点。下面就宣城地区六种快递进村模式予以介绍。

  模式一:邮快合作。邮政公司将各个快递企业的农村散件带到每个村的邮掌柜处,配备统一的快件收发柜,目前派送不收取费用,但在农村收件的时候都要采用邮政小包寄递。

  郎溪县商务局和局长积极推动邮政公司在农村设立电商与快递网点,“目前郎溪县与邮政公司合作推进电商下乡全覆盖,在每个村的村邮乐购定制专门的快递收发柜,邮政公司负责将各个快递公司的件免费送到村子里的邮掌柜手里,邮掌柜负责打电话由村民来取快件,村民寄递快件采用邮政小包,这样可以聚集我们每个村村邮乐购的人气,让电商与快递全覆盖的网点能生存下去。”

  这种模式暂时可以较快地大达到农村快递全覆盖,但长远来看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存在利益冲突,村民寄快递统一采用邮政小包,没有其他的选择,而邮政小包又属于普服监管范围,监管的标准没有统一。所以,邮快合作需要从合作细节方面予以规范。一是尽快制定合作制度。邮政企业和其他快递公司应在利益合理化分配、统一形象、服务质量管控、实名收寄、服务时限要求等方面都要进行规范化约定,共同遵守和维护相关寄递安全服务标准,所有寄递收派活动都要纳入邮政管理局的监管。二是明确信用风险条款。民营快递公司收寄标准不统一、经营规范不统一势必给邮政企业带来较大的信用风险,在快邮合作模式推行中,应该针对合作性的快件特别注明有关区别性的服务条款,明确责任主体,出现问题后能较快地追究责任。

  模式二:快快合作。部分快递企业联合建立乡镇快递服务中心,镇上的各家快递通过合作的方式建立某个村区域的快递派送点,找有经验的人作为服务中心的经营者,但快递公司合作牵扯到成本、利益分配和责任界定等问题,同时在收件问题上,有的区域发件多,有的区域发件少,客户在寄件上,有的快递公司多,有的少,难免会造成一定矛盾。快递服务中心的经营者利润微薄难以长久维持,而且有部分快递企业自己找超市等代理自己的快递,无法保证所有快递企业都能进驻快递服务中心。

  朱伟目前经营安徽宣城市郎溪县涛城镇快递服务中心,每天他要开着面包车往返县城一次,平均每天派件150多件,收件只有10件左右,店里加上朱伟的妻子与舅舅,总共三个人,平均每个人的收入只有一千多一个月。

  “我们给快递企业派送乡镇的快件只能有1块钱的派送费,收件时使用的面单是从企业那里买的,3块钱一张,出去平均每天40多块钱的运输成本,我们基本没有什么钱可赚。”说起这个快递服务中心的经营,朱伟的妻子也道出了内心的无奈。

  相比成本的压力,朱伟更担心的是经营的稳定。“其实从去年开始,我也在考虑如何转型,将我们这个服务中心叠加更多的网上代购、代卖等功能,在镇里、村里培养更多的人学会使用电脑购物,这样我的快递业务也会多起来了,但最让我担心的是有些企业不愿意与我签订长期的合同,基本是一年一签或半年一签,有些即使签了合同,也会找其他的人代理收发件,我们还不能与企业较真,怕得罪他们。”

  模式三:快电合作。宣州区与宁国市以阿里巴巴农村淘宝为代表的农村快递发展模式,快递不经过乡镇,直接从县城到阿里农村淘宝服务站,然后由阿里自己的物流车送到每个村淘站点。不过村淘模式也正在发展摸索中,盈利能力和长久的发展模式以及成本收支平衡还有待时间检验,也不可能每个村都设一个村淘站点,也不可能每个人都绑定阿里的村淘点。菜鸟网络的收件与当地加盟商利润分配问题、分拣场地的安全监管问题都有待解决。广德全峰快递与农村电商网点合并建设,服务中心既是快递收发服务中心也是电商服务中心,这种模式需要商家具有较强的经济实力与盈利能力,既要懂快递经营又要从事电商。

  2009年,广德吴永超成立了龙禧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注册“徽风印象”品牌,旨在全面整合大皖南优秀的农特产资源,推广健康生态有机农产品,通过统一品牌运作和渠道建设,建立“徽风印象”品牌专卖体系,2011年他又成立了电子商务部,并加盟了全峰快递,开始进军“互联网+快递”领域。

  “真正进入快递这个行业才体会做快递的艰难。”激烈的快递竞争衍生出价格混战,直接导致利润稀薄、服务质量良莠不齐等问题都深深困扰着初涉快递业的吴永超。他也一直在尝试,在改变。

  目前,吴永超已经自己建立了“企业+农户+快递+电商”的循环模式,拥有自己的农业基地,他在广德誓节建有绿壳蛋鸡散养基地,在宁国南极建有一个土蜂放养实验基地,基地农户按照公司规定的质量体系进行生产,并由公司进行高价回收,保证了农户的利益最大化。他还在比较大的农业基地里直接进驻了快递,产品在基地包装后,按照自己网店上的订单,直接由快递发往全国各地。目前他的全峰快递与“徽风印象”已经进驻了广德县的每个行政村,不断开发当地的特色资源。

  “我们的产品基本都是在网上销售,通过快递将土特产送到全中国,因此快递的派送环节必不可少,未来的县级快递的发展,必然与电商、农产品融合在一起的,有了电商、农产品的发展,才能支撑快递的持续发展,快递服务的完善,才能促进电商服务水平的提高,促进当地农产品在网上的销售。”吴永超走出了一条“企业+农户+快递+电商”的融合循环发展的道路。

  模式四:临时站点。每个村或几个村设置暂放合作点,各个快递公司通过与小卖部、小饭馆、菜摊、超市等单位合作建立快递暂放点。这样可以每个快递企业能减少建网点的成本,利用合作者的车将快件带到农村,降低了运输成本。

  但此种方式牵扯到利益分配问题,派件费本身就较少,还要再多方都分一杯羹,再加上油费电话费等成本,不少合作商都嫌麻烦还要担责任,都不是很愿意干。另外合作点也不能保证时时都有人值守,由于不牵扯自己的利益,临时站点也不会用心管理,快件来了随意一扔,有的客户时间长了不来拿就找不到了。有少部分代理点的人会偷偷拆开包裹,一旦出现问题就容易出现矛盾。这些代理点基本没有安全设施,更达不到快递标准化的要求,容易出现安全事故。

  “这个也是快递公司找我们做的,派一个件给一块钱,收一个2到5块钱,除去电话费,没钱赚的,还特别麻烦,要不是想提高超市里的人流量,我是懒得做的。”宁国甲路村小超市吴老板正在整理堆的乱七八糟的快递,听到要求快递场所要配备安全设施,不断地抱怨起来。

  模式五:快件自取。送到村口路线位置固定,对快递公司来说比较省时间,直营快递企业基本都可以满足这方面需求,有少部分快递企业通过快递流动车将快递带到比较大的行政村,等待客户前来领取快件。但有时收件人未按时到达或走错路口,导致快递员耗时等候。恶劣天气客户不愿出来取件,带孩子的或老人确实不方便出来取件的,只要客户来电催,又要妥协送货上门;如果客户由于某种原因不来取件,快递员还要在村口拍照证明来过。送到村口等待村民取件,虽然能将快递送到村里,但会增加快递公司的时间成本,这种模式在宣城地区非常少,有些企业尝试之后也迅速放弃了。

  模式六:在旌德县,安徽同乐兄弟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旌德县邮政公司分别签订《电子商务进农村全覆盖合作运营协议》,要求同乐兄弟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整合现有资源,结合供销社乡(镇)基层网点建设,提供技术指导和技术支持,建立完善县、乡(镇)电商快递服务中心及站点网络运营工作,旌德县邮政公司利用现有资源,建成完善村级电商服务站点网络运营。此种模式是供销社、邮政公司与第三方民营企业进行合作,可以整合多方资源,集中力量与资金办大事,能建设比较规范的乡级、村级网点,但缺点在于邮政公司与供销社的网点有重复的地方,浪费资源。

  “目前,旌德县8个乡镇,正式运营的是3个,最长的都不超过2个月,这种模式有效地整合了资源,乡镇电子商务的站点会比较规范,但是缺点就是模式是刚刚开始运营,这个模式不成熟,而且跟快递的合作也没正式展开,也存在快递实名收寄、收寄验视的问题。”调研全市电商快递农村全覆盖的督查组的王静对旌德县的模式谈出了自己的看法。

  从综合方面来考虑,最好的方式还是快递与电商联合起来,既是电商又是快递网点,能将当地的土特产包装,在网上销售,形成自己的品牌,又能做好快递配送,与各个品牌的快递进行长期的合作,共同投资,建设农村的快递服务中心,并能与邮政、电信等部门合作,代缴水电费、电话费等,叠加基本的便民服务功能,是目前欠发达地区农村快递下乡最好的模式,能够在困境中生存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