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邮政快递报:一场别开生面的对话,从王卫的故事说起

2019-03-13   

  “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个故事。在香港有一句话叫‘小时候不读书,长大了做运输’,但有一个叫王卫的年轻人,他通过自己的努力,从快递运输一点点做起,如今成就了大家熟知的上市公司——顺丰。希望我们几百万的快递小哥能通过他的故事树立自信心,更好地规划自己的未来……”3月11日上午共青团、青联界别协商会议上,全国政协委员、高锋集团董事局主席吴杰庄用一个关于快递的励志故事,将我们的视线拉到今天讨论的主题——促进快递配送从业青年的职业发展和社会融入。

  会上,共有来自共青团、青联界的12位委员进行了发言,内容涉及快递从业人员职业发展和社会保障,委员们还就快递小哥的社会融入等问题提出了很多意见和建议。委员提出意见建议,行业主管部门有回应,一切从倾听开始。

  加强监督,发挥市场主体作用

  “快递小哥工作时间过长,快递员一般持续工作至少10个小时,在电商促销期间,快递业务量剧增,工作时间能达到12~15个小时。在工作量上,平时快递员的派送量在每天40件左右,但在电商平台活动日期间,工作量会增至平时的3~5倍,达到人均每天200件。”全国政协委员、西南政法大学经济法学院教授王煜宇的观点得到了在场委员的一致认同。

  记者梳理发现,很多与会委员在调研中发现,工作时间长,劳动强度大,是快递小哥普遍面临的问题。“规范快递业的工作时间长,合理规划快递员的工资标准,对他们的工作强度进行合理量化,比如接单量等。”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惠州新动力”主席楼家强在发言时指出。

  事实上,快递小哥所面临的这一问题也得到了行业主管部门的重视。对此,国家邮政局副局长杨春光回应说:“履行自身职责,把促进快递员职业发展和权益保护摆在突出位置。国家邮政局党组把快递员权益保护列为邮政业更贴近民生7件实事之一,深化实施快递员关爱工程。”

  下一步怎么办?“加强监督,进一步发挥市场主体作用。建议相关部门和国家邮政局共同推动快递企业发展。加强政策制度体系建设,推进邮政业落实新一轮减税降费政策,主动帮助市场主体享受政策红利,创造更多就业岗位。引导企业承担责任,以更有力举措维护快递员合法权益,为其职业发展和个人成长提供更多空间。”杨春光说。

  规范新业态,试点先行逐步完善

  “新业态下用工形式比较多,快递小哥的劳动关系复杂,存在不清晰不明确的地方。”全国政协委员、青海马海军律师事务所律师马海军的一席话说到了大家心坎儿上。现场不少委员问及,快递小哥劳动合同签约率低、社会保障程度较低、劳动权益维护较难……这些问题究竟该怎么解决?

  在楼家强看来,现有法律法规很难给快递小哥提供针对性的保障,政府应该完善相应劳动法规,保障员工权益。全国政协委员、埃夫特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许礼进则从加强培训的角度给出了建议。他提出,快递小哥上岗前很少会经过专门的培训,随着产业发展,新兴产业的培训必须要跟智能化结合,“这样才能让快递小哥得到社会的认可”。

  针对快递小哥劳动关系复杂的问题,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就业促进司副巡视员柴海山表示,人社部正在筹划出台规范新业态的指导意见,也在尝试结合新的就业形态开展不同险种的试点。“通过试点逐步完善制度。”柴海山说。

  针对快递小哥最关心的职业发展和保障问题,杨春光告诉现场的政协委员,国家邮政局正在扎实推进行业人才工作,为快递员职业发展提供制度支撑。比如,开展邮政和快递国家职业修订工作;开展快递工程技术人员职称评审试点,目前共有3401人获得初级和中级专业技术职称。此外,鼓励各地首创,推广北京、吉林、河北、上海等省(直辖市)针对快递员开展的提供租赁房、集体协商、依法参保、爱心驿站、健康体检、互助基金、春运专列等先进做法。

  下一步,国家邮政局还将继续完善促进快递员职业发展的政策制度,进一步拓展快递从业人员职称评审工作。“建议加强国家职业资格目录清单动态调整;加快技能等级认定政策出台;建议人社部将快递业职业技能培训列为定期发布的重点产业职业培训需求,支持开发快递职业培训包,加大对快递业职业培训的补贴;建议加强对快递等新业态的人才政策计划和经费支持。”

  增进认同,加快融入城市

  “快递小哥渴望面包,也向往自由与尊重!”与职业保障问题相比,王煜宇更关注快递小哥如何融入社会,“他们的生活环境相对封闭,缺少社会与职业经验,有一些快递员认为工作过于辛苦,收入与付出不成正比,还经常被人误解和歧视。”

  用事实说话,是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庭长李迎新发言的特点。她在实地调查后发现,生活压力大、职业认同度低、社会评价总体不高、公共事务参与度低等问题正阻碍着快递小哥融入社会。

  李迎新在现场直言,快递小哥“累得下班就想睡觉”让他们难以参与正常的社会交往、享受必要的休闲娱乐。超时工作又让快递小哥参与各类社会组织或团体的比例不高。此外,快递小哥中近八成被投诉过,公众对快递小哥存在一定的负面情绪和印象。

  “我在美国生活了十多年,相比美国的快递员,我们的快递小哥更辛苦一些,希望快递小哥能够拥有更美好的未来。”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强微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郑春阳希望快递小哥能够获得更多来自社会层面的尊重。他呼吁企业、政府乃至全社会共同协作,增强快递小哥的荣誉感、归属感、获得感,让快递小哥更有尊严。他的发言话音刚落,全场就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

  面对大家高度关注的快递小哥社会融入问题,杨春光回应道,国家邮政局和共青团中央密切配合,将其作为2019年“共青团与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面对面”活动主题,依托法定参政路径,为行业发展和快递员群体工作优化政策环境。在“面对面”北京主场活动,吸引200多万网民参与直播互动,社会反响良好。“此外,我们还大力支持中国国防邮电工会和地方工会推动非公快递企业组建工会和快递员入会,稳妥推进‘会站家’一体化试点建设,努力推动改善快递员就业环境和政策。”杨春光说。

  “接下来,需要进一步加强职能部门的工作协同。我们将会同公安部、人社部、交通部、商务部、市场监管总局等有关单位,针对快递员改善基本工作状况、促进职业发展、强化劳动权益保障、纳入公共服务管理等发挥各自优势,建立工作机制,形成工作合力。继续推动全国总工会探索建立行业工会组织、选树五一劳动奖章等行业典型、加强快递员服务和维权等工作。”对于下一步工作,杨春光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