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杂志:让腊肉、香肠受阻的非洲猪瘟,反为快递打开了“新世界”

2019-03-14   

  自去年8月我国首次发现非洲猪瘟以来,疫情已经席卷全国20个省份。农业农村部的数据显示,因生猪及其产品跨区域调运引发的疫情占全部疫情约19%。非洲猪瘟疫情发生后,腊肉、香肠等猪肉类产品的寄递也受到了限制。

  既然生猪跨区域调运是疫情传播的原因之一,那么消除生猪长途运输,实现生猪产地屠宰后运输的“屠宰-冷链”产业能否因此迎来历史机遇呢?带着这个问题,两会期间,《快递》杂志和《中国邮政快递报》记者采访了多位专家委员。专家委员表示,疫情对于中国肉类冷链物流市场而言是一个机会,行业可以借此契机走向规范化。

  疫情将导致生猪市场变革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二商东方食品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唐俊杰接受采访时表示,北京早已实现了从“调猪”到“调肉”的转变——生猪在产地进行屠宰,检疫合格后再发往北京,之后再根据需求,以白条肉或者分割肉的形式进入市场。

  “去年北京房山和通州发现了疫情,现在北京已经叫停了生猪的养殖和屠宰,市场上的猪肉全都来自没有发生过疫情的地区。”唐俊杰解释,此次疫情给中国敲响了警钟,“未来生猪的养殖、屠宰、加工和流通方式可能都将发生深刻的变革。”

  唐俊杰表示,面对疫情也没有必要恐慌,一方面中国正在抓紧研究疫苗;另一方面,疫情发生后,禽类产品和水产品需求量明显增加,对猪肉有着很好的替代和互补。此外,中国也正从全世界采购高品质的猪肉。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食品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总工程师乔晓玲告诉记者,实现猪肉的冷链运输,不仅能一定程度上应对非洲猪瘟疫情,也能提升猪肉的品质:“由于车辆空间狭小,动物在长途运输过程中会产生应激反应,尤其是在温度比较高的季节,发生异质肉的几率很高。”乔晓玲表示,解决生猪的长途运输问题,能有效降低生猪应激反应导致的异质肉问题。

  肉类冷链运输早有基础

  记者了解到,中国肉类冷链物流的发展有一定的基础条件。

  一方面,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消费者开始注重肉类品质和健康。肉类分为热鲜肉、冷却肉和冷冻肉,尽管我国居民普遍喜食热鲜肉,但真正科学的食用方法是冷却肉。“冷却肉也称为冷鲜肉、排酸肉,从工艺上来说,生猪屠宰后经过24小时充分冷却,猪肉能挥发出芳香物质,吃起来肉才会更香。”唐俊杰向记者解释,猪肉经过冷却后,如果走向市场,要用0~4摄氏度的冷藏车送到销售终端;如果不走向市场就要进行冷冻。近年来,市场对冷鲜肉的需求在增加。

  另一方面,中国的冷链市场早已有所发展。“2010年,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发布了《农产品冷链物流发展规划》,这两年国家从政策层面和资金层面给了很多支持,冷库等仓储设施和冷链运输设施在不断完善,中国的冷链物流有发展的基础。”唐俊杰说。

  乔晓玲也表示,目前中国冷链基础已经没有太大问题:“国家正在完善冷链物流标准,未来标准体系越来越健全,冷链物流费用降低、产品安全得到保障,这类产品的市场需求会很大。”

  冷链市场将得以规范

  “疫情对冷链物流是一种机遇。”唐俊杰说。

  她指出,过去生猪可以常温运输,现在需要屠宰以后进入市场,生猪产业的组织化程度会提高,生猪产地的规模会扩大,并向全国进行销售。”这给冷链物流提供发展空间,也对冷链保障提出了新的要求,加入冷链物流行业近30年的唐俊杰表示,“疫情意味着对物流基础设施和冷链配送人员需求的增加,企业对配送人员的专业化培训也要跟上,流通领域的监管也要相应加强。借助控制非洲猪瘟的机会,可以进一步规范鲜活农产品冷链物流。”

  据悉,目前我国一年肉类产量为8500万吨,预计到“十三五”期末将达到9000万吨。中国是肉类消费大国,对于冷链而言也是发展机会。

  然而,尽管中国从10年前就开始提倡发展冷链物流,水平也在逐步提高,乔晓玲表示,目前中国和国外相比还存在几个问题:第一,冷链运输过程管理不严,“肉类制品需要在冷藏或者冷冻的条件下运输与贮存,但有的企业全程温控做得不到位,反复升降温破坏产品品质,还可能产生食品安全问题”;第二,肉类屠宰加工行业利润率比较低,相较于生猪直接运输,冷链运输会提高成本,影响猪肉的销售价格。这导致屠宰加工企业宁愿运输生猪也不愿意使用冷链。

  此外,乔晓玲表示,不仅是肉类产品,冷链物流在鲜活农产品运输领域都有很大发展空间。很多水果采摘后需要进行预冷,并通过冷链配送来保证品质;国外甚至鲜花都是通过冷链进行配送,可见冷链物流在特色农产品供应链方面的作用。

  “无论有没有非洲猪瘟,鲜活农产品的冷链运输都是未来的发展方向。”乔晓玲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