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爱,于无声处

2019-04-19    中国邮政快递报

  静寂,被如潮的掌声打破。耳边响起了轻微的啜泣,极力在压抑,泪眼蒙眬,是此刻大家共同的表情。

  其美多吉正在台上讲述,刚刚讲到的细节,是他被歹徒砍伤,一年多艰辛的康复锻炼之后,第一次提起7公斤重的水桶,他没有看到妻子泽仁曲西跟上,回过头去,妻子正在擦拭欣喜的泪水。这个场景,定格在现场很多人的脑海,这位在丈夫受伤后从来没有在他面前流过眼泪的妻子,第一次在丈夫身后,流出了这一年多煎熬之后最幸福的泪水。

  这个场景,像极了很多大喜大悲。曾经看到一个故事,妈妈担心女儿眼疾可能双目失明,一心想要把自己的眼角膜捐给女儿,每天偷偷地练习走盲道,蒙眼做家务,适应在黑暗中生活。当得知女儿眼睛无恙时,忍不住在女儿和丈夫面前闭眼走路回家,而回头看到的,是女儿和丈夫的泪眼。

  两个场景,何其相似。这位母亲的爱,她的练习,她的坚持,正是泽仁曲西每天的功课。女人的柔不是弱,是容,是收,是含。在丈夫面前,她每天细心照顾,调理饮食,辅助康复,在其美多吉的暴躁前,她细心安抚,温柔宽慰。其美多吉第一次看到她的眼泪,可他不知道,在洗手间里,在背人处,她流下过多少眼泪,但人前的她,依然美丽坚韧。

  没有轰轰烈烈,泽仁曲西的爱隐忍而强烈。其美多吉每次出车后,她去寺庙祈祷,在家中经堂祈福,嘴里细碎的唠叨和埋怨,说再见时深情的眼神和紧跟几步再看上一眼的眷恋,对想要开车的儿子喊出“你想去开车,就等到我死后再去开”的严厉,都是内心最牵挂的表达。这些爱,从不轻易表露,但无声而细碎,绵长而深情。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是有人在为你负重前行,那些依然穿行在雪线邮路的绿色邮车,那些曾经60多年守护在雀儿山道班上的橘黄身影,他们用每一天的穿梭和坚持告诉你,我们一直都在。路过道班鸣响的喇叭声,给爸爸搓热肩背的手掌,希望时间可以慢一点的祈祷,我要一直开车开下去的誓言,这是兄弟之情、父子之爱,职业之使命,这是每一颗善良而执着的内心,传递给社会的涓涓暖流。

  走出人民大会堂,记者问其美多吉最想对妻子说什么。他静静站着,眼睛凝望着前方:“有多少的话都说不完,这辈子,亏欠最多的就是她。”

  微风撩动着他的藏袍,春日的空气中流淌着香甜的味道。